蔡姝婧老师
2017-12-28 09:18:00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蔡姝婧,现任教高一语文学科。毕业于湘潭大学,酷爱传统文化
\
        蔡姝婧,现任教高一语文学科。毕业于湘潭大学,酷爱传统文化,多地诗词楹联学会成员,于多家报刊开过诗词专栏,发表过小说散文数十篇,并出版《心灵的灯》、《默然爱你》等诗词散文小说合集数部,多次获得国家级、省市级征文比赛、朗诵比赛一等奖。原为电视台新闻工作者,后因怀念校园生活的单纯转入教育行业至今。秉承厚爱严教的教学理念,崇尚尊重个性自由的教学方式,以成为学生的良师益友为教学目标。追求课堂生动,师生互动多样,将育人的理念巧妙融进教书过程。不以高考为唯一教学目标,教学中将演讲、朗诵、表演、写作等语文技能融为一体,带领学生深入课文,或改编剧本、或实地演绎、或倾情诵读,投入处手舞足蹈,仰天大笑甚至失声痛哭而不惜形象,被学生亲切称为“蔡姐”、“社会蔡”、“大白菜”、“蔡蔡”、“女神蔡”。

  蔡姝婧老师——《一个无法下定义的人》

 高一(6)班  周颖莉雯

        为什么说无法下定义啦?这篇稿子我准备了很久,起初,我想将老师定义为一个温婉的才女,然而才女一词总有一点不食人间烟火的疏离感;后来我又想将老师定义成一个亲切温柔,不摆架子的人,然而这个词语又概括不了她严肃时的模样;后来我们班有人为我提供了一个题目,叫《一个神经错乱的人,当然这个词只不过是她和我们玩玩闹闹时的一点缩影罢了......

  现在请允许我怀着深情与敬意,一点一点为大家介绍这位难得的老师。

  摇落深知宋玉悲,风流儒雅亦吾师。说到我这位老师啊,大家应该都见过。一袭飘逸的汉服,穿梭在校园走廊,一头长过与臀部的标志性美发散着点点清香。无意间经过你身旁时,她口中随意哼出一两句宛如天籁般的歌声,让你惊呼,这是谁家的师长?如果你见过这个形象,没错,这就是我们蔡姝婧老师,我们更愿意叫她蔡姐。

  她腹有诗书,才华横溢,对工作认真投入。且不提她上课随口引出的经典有多少,也不提她那落笔成诗的能力,单说她朗诵的功底,就已足够让我们顶礼膜拜了。若是说才华,也许很多老师都在我蔡姐之上,但谈及对文字的投入和感情,就不一定了。她课上的朗诵,一字一句将我们内心触动。清婉时如小桥流水,豪放时似大江滔滔,而最令我们感动的是她凄凉时的投入,温柔的声线微微颤抖着,凝噎间,止不住的泪水伴随着诗歌倾吐而出,花了眼妆,去清晰了眉目。讲台下没有一人说话,所有人都沉浸在她如泣如诉地朗诵里。在她的声调起伏中,有人红了鼻尖,有人偷抹眼泪......但她声音终结,几秒后,一阵雷鸣的掌声爆发,久久未能停住。她对每一堂课的认真投入早已让我们心悦诚服。

  倘若你认为除此之外,蔡姐和其她老师就别无两样了,那你就真的大错特错了。

  我们蔡姐在教学设计方面也很与众不同,她上课基本不会有人走神,课堂情绪高涨这都不算什么,开设特色课堂才是最精彩的地方。当各位被晚自习的讲题,上课弄得疲倦不堪时,当你们在周而复始的做题、练题、背书时,我们却在演讲、辩论和话剧表演里欢声笑语。这样的课堂不仅提高了我们对于语文的兴趣,还训练了我们各方面的能力,这是多么有远见的老师啊!

  当你认为蔡姐就是一个风华绝代,知性感性的女神形象时,那你又想多了。她疯起来也像个孩子一样,身怀六甲还敢穿着高跟鞋一蹦一跳;食堂饭菜不好吃时,也少不了两句吐槽;没有买到心仪的零食时也会有点小傲骄;课上也会因同学的一句吐槽开怀大笑到前俯后仰,是不是自己也冒出句鬼马玩笑让我们拍岸叫好。

  这几天,我们才考完期中考试,讲卷子讲作文自然是语文课必需的习俗。一般老师讲作文都会分析题目,点评作文,讲两篇好作文,再教教方法就没了。然而我蔡姐就不是一般老师了,我蔡姐她讲作文,笑声一节课没停过,她就会与我们一同品味优秀语文作文,也会把改卷时发现的杜撰能手,入题慢半拍,毫无中心可言,三观不正的“大神作”截下来与我们分享。有大神写到,三国时期出现了汽油,蔡姐一句“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现有油价这么贵,原来都是古董啊!”引得全班哄堂大笑;一生怀才不遇积极入仕的杜甫在大神笔下变成了不屑世俗,归隐山林的隐士;蔡姐吐槽到,陶渊明的棺材板我都快按不住了,对于学生滥用素材,没有新意的作法,蔡杰总结道:“恭喜马云打败爱迪生,成功成为高中生作文的常驻嘉宾......”这节课就在我们的笑声和蔡姐的改卷感想中愉快度过了。

  说起蔡姐的课堂,远不止上面这些。课下的蔡姐还有着邻家大姐姐的风范,她不仅能和学生打成一片,还是学生倾诉的最佳对象。无论是考试考差了,还是怀疑自己的能力了,还是生活中遇到不开心的事了,同学们都会去找她倾诉,寻求帮助,她会用她的方法让你心服口服,豁然开朗。令公桃李桃李满天下,何用堂前更种花。我们的蔡姐大概就是你们口中“别人家的老师”吧。有着完美的外表,有着未泯的童心,开得起玩笑,诉得起衷肠,腹有诗书,才华横溢......她总能在所有的褒义词里自由切换,无法定义。如果说花开的速度赶不上你老去,南风过境也留有痕迹。她,我无法准确定义,但我唯一敢肯定的是,蔡姐,遇见你,是我们三生有幸。

 

相关热词搜索:老师 蔡姝婧

上一篇:刘富超老师
下一篇:周玉利老师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
推一把28推百度